SixPenceDaily

所以我想看到幸子和小林的cp文是不可能了是吗


今天也是没有同人文的一天。
没错了爬上lofter的理由就是想吃粮……

画了一组水彩小人,有喜欢的想做成胶带或者贴纸的请联系我哦。

说实在的世良和渡海也没多少对手戏,虽然第六集强行“接受了渡海严格的训练,技艺突飞猛进”……但实际上世良都第六集了对渡海没有一点深刻的了解,站在diss他的第一线233 所以看到钳子在lofter上这么多他俩的文,我还挺惊讶的……这可以说是我见过的最没西皮感的同人惹……在第六集之前,我觉得高阶渡海还是不错的,没成想,这个负心汉竟然差点害死婆婆……bye呀~
实际上除了猫田和婆婆,我觉得能够稍微看到一点真实的渡海的,是花房美和(; ̄ェ ̄)但是,我没见过一个活的站他俩的。原著我知道,她和世良是一对~但是电视剧改编嘛~我总觉得,她在接近渡海的核心。而且第五集(如果没记错数),世良在抱怨渡海怎么就不能做这个手术,而美和在思考渡海不做这个手术的理由,而且即使她也知道渡海收钱,但不像世良每一次最先想到的都是钱。虽然没有粮,甚至“花房美和”都没人提起,但我实名投花房美和一票。
当然我也喜欢猫田呀~(不过男女版渡海在一起……哈哈哈哈……)
我真的不知道编剧要给世良多少眼泪……他是用水做的吗?好端端一个研修医被写成一个受惊的兔子……(只说角色)他和渡海应该有更好的对手戏才对啊……

哈哈哈

瓜子糕:

「有技术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一个上季本季的医疗剧互动
Unnatural vs 止血钳

等待安宁×时樾同人的我。
话说这对cp还没有名字吗???

lofter上完全没有人谈论jugglers呢…我就来做第一个吧,以及第一个崔丹尼尔tag。崔丹尼尔真的是气质很好了,具体怎么好看看剧就知道了,冬天进行时,看着一点甜甜的吧~导演nim都说了:我们就是一部爱情喜剧,我们只谈情说爱。☺️☺️☺️☺️
顺便……继秘密森林,我又想动动笔了。

【秘密森林】雪落(始珍CP,甜向)

    批阅完最后一份卷宗,黄始木看着窗外,夜色刚刚上来,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雪。伸个懒腰,喝掉冷却已久的咖啡,准备回住处。


    2017年的最后一天,似乎也就要这么平淡正常的结束了。


    因为离住处不远,所以黄始木偶尔也是会走路回家。沿海城市一到冬日,空气都像是浸泡了冰水,呼吸就像在吃薄荷糖似的,就因为这样,即使疲惫也并不困倦。可能是圣诞结束没几日的缘故吧,沿街小铺红红绿绿的装饰尚在。节日的气氛让这个偏远的城市显得也没那么萧索了。黄始木决定今天小酌一杯,这样的日子,哪怕是自己也不是十分想一个人待着。那个人那么喜欢热闹,今天应该有人陪伴吧。信步走进常去的小酒屋,“一瓶烧酒,一份......拉面。”店铺里人不多,暖黄色的灯光让黄始木渐渐放松下来。天气寒冷,烧酒被烫的温温热热,一杯下肚,脾胃里的寒气终于退去了。掏出手机登录sns,以前手机也就是通讯工具,可韩茹珍那人说你打算在第五共和国安营扎寨么?下凡吧,和小伙伴们在一起~虽然勉强注册了SNS,但黄始木还没有发过一条动态。 关注只有特检team成员以及部长,徐东载等几个人。手指滑动着,他们的的生活好像就摆在眼前了一样。事务官和搜查官为什么各自放了一张相同穿着的照片?张建为什么要把孩子玩泥巴脏兮兮的脸发上来,还配上可爱二字?金政本律所生意不错的样子。部长这是和家人海外旅游去了么?现在年假这么富裕么...徐东载,这得意忘形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韩茹珍呢?快速的划了几下,啊,看到了。“手冢治虫大师的作品看一百遍也不会腻烦!”啊,手冢大师又见面了“名侦探柯南放送中!”一个警察,沉迷于小学生破案真的是令人琢磨不透“ 给警局的每位同僚送了新年礼物KKK”果然是亲笔画....哎一古。恩?每天都有的动态,今天怎么没有呢?刷新了几次,还是没有,黄始木轻轻皱眉。也对,年末是热闹的日子,多半是出门去了吧.....自从自己上次回首尔帮部长收尾案件,已经几个月没见过了,虽然中间通了不知道多少次电话。但是放下电话的时候,心里总是空空的,好像什么没填慢似的。听韩茹珍开心的说着解决的案件,听韩茹珍强忍着哭腔说失利的抓捕行动,听韩茹珍郁闷的抱怨着屋塔房房价上涨自己这个小气鬼不肯把房子转手她,听韩茹珍试探语气的说检察大人以后咱就不说敬语了呗,听韩茹珍尖叫着说多么喜欢自己送的手冢治虫漫画珍藏本虽然自己留了一张写着真是“看不懂的爱好啊”的字条,听韩茹珍关切的问自己还会不会头痛,即使自己强调了并不会做噩梦也要一遍遍的说“做噩梦了要打电话给我哦,大韩民国最敬业韩茹珍警卫24小时随打随接”......明明听她说了那么多,为什么还是觉得缺了一块了。自己在这样电波的来往中,好像突然懂了一个词,一种情绪。或许是名为,“失落”的情绪。


        哪怕不能满足,就现在,想听听她的声音。


        “喂?检察大人,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啦~”


        “.....”


        “喂?”


        “你在做什么呢”


        “啊~驾驶中,不过安心吧,蓝牙通话呢!”


        “是要去哪里么?慢点开,今天全国范围内有雨雪。”


        “恩~有那么一个要去的地方,冒着风雪也想去的地方。”


           是什么地方呢?“那应该是个好地方了。”


         “emmmm~这个嘛,要去了才能确定”


           是什么地方呢?“是很远的地方么?路况还好么”


         “挺远的,不过我中午就出发啦~所以马上就要到了!路况还好,因为走得早而且去的地方可能人口不多吧,开往那个方向的车并不多~”


           是什么地方呢?“有人接应你么,开了快一天车了应该很疲惫了。现在天气寒冷不要犯困啊”


          “所以你这个电话还挺及时的,我正好有点困哈哈,托你的福不困啦。当然有人在等我啦!说了这么多,你在干嘛呀,不会在办公室一个人可怜兮兮的看卷宗吧?”


          是什么地方呢?谁在等她呢?“夸张了,确实一个人批阅了案宗,不过现在在小酒屋里喝酒吃饭。”


         “我们检察大人真的是彻底长大了,自己一个人喝酒现在喝的顺溜溜的啊!不要总吃拉面和乌冬面这些,点个汤饭什么的嘛。”


           真是神了,黄始木看着已经冷到软掉的泡面。“没点泡面,要的明太鱼汤。”


          “骗人倒是和喝酒一样顺溜啊!哎呀我到地方了!”


            所以到底是什么地方,谁在等她呢呢,不知道有没有给她准备吃的,准备热水,天实在太冷了。“哦,那,就先这样。”          


           “恩!你的泡面估计凉的透透了!别把酒都喝光,然后快点回家吧!一定一定,快点回家哦!!”


            “恩。”伴随着嘟嘟嘟的忙音,黄始木叹了口气。有的问题明明很想知道,但是自己就是无法像审问嫌疑人一样直截了当的问出来。为什么问不出呢。算了,先回去吧,至少这个自己能做得到。


            踏出酒屋,雪花落在肩膀上。下雪了。黄始木一看,地上都已经有一点点积雪了,希望那个人已经暖和和的在房间里了....就别再纠结是谁的房间了,你又说不出。这么想着,黄始木往住所方向走去。雪越积越厚,走着走着逐渐有嘎吱嘎吱的声响了。世界安静的像是要睡着了,回去就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要想了,想不明白,看不透。路灯那里怎么有一个人,恩,等等.....


          是韩茹珍。


     


         就像是身体里某个沉寂已久的齿轮,突然开始转动。虽然生硬,粗粝,但好像废弃了一样的那个齿轮实实在在的好像转动了,带着此刻心里那种难以形容实际上可能应该叫做“开心”的情绪,转动了。世界仿佛不再沉睡,落下来的雪不在冰凉。那个拨动齿轮的人,就站在那里。心里缺的那一块,现在像是烤箱里的面团。慢慢鼓胀起来,带着温暖和香气鼓胀起来。


         “哈哈!没想到吧!我是来看你的!作为大韩民国警卫,作为黄始木的亲故,我韩茹珍下乡来探望第五共和国居民~”韩茹珍笑着说到。黄始木走近,看的更加清楚了,明明是每天都在SNS看见的脸庞,但是这样看到,才能感觉得到,她是真实。“幸好你真的听话了,快点回来了,不然我就要牺牲在你家楼下了~哈哈~”韩茹珍说到,一团白气随之而出。黄始木这才注意到,这个女人可能是不要命了。这种天气竟然就穿了一条裙子?!“什么嘛,怎么连个感谢都不说,就这么木着个脸的看着~我可是千里迢迢从首尔啊,繁华的首尔过来的诶”韩茹珍有点沉不住气了,毕竟黄始木脸上经典的表情“面无表情”出现了。都说雪能吸取声音,真是不假,现在静的仿佛世界就只有这一盏路灯下的两个人。韩茹珍觉得有点委屈了,终于忍不住将背在身后的双手拿出来呵气了。啊,这个混蛋。“哎。”韩茹珍正想着感谢上苍,他终于出声了,身体突然被有体温的布料包裹住,而让她的心脏突然以要超过安全数值的速度加速跳动的,是来自于另一个人切切实实的温度。“你千里迢迢来一趟,我并不想把你弄感冒。”黄始木看这这个睫毛仿佛都在颤抖的女人,幸好自己今天穿了够长够厚的呢子大衣,足够围住这个纤细的人。果然,人一旦想通了问题,做什么事情都是坦荡荡啊。韩茹珍一时羞赧,都怪这人个子不高,目光相接简直要命,只能错开视线,完全不知道现在要说什么,只能任由呼吸交错在一起。啊,雪落的声音更清晰了。


          “但是,很漂亮。”


            就如同滚落的果实落在厚厚的落叶上,韩茹珍觉得心脏上有人在咚咚的叩击。好像之前被别人夸过漂亮都是假的,只有这一句才是真实。雪落在话语主人好看的鼻梁上,又消融,他对着我,笑了。跋山涉水,天寒地冷又算什么呢。值了。黄始木看着眼前这人望向它处的眼神慢慢回到自己身上,又轻轻的把头靠在自己肩膀上,和她人一样纤细柔软的发丝沾着零星雪水贴在自己脸颊,她身上木质香水的味道隐隐传过来。感谢世界此刻的静谧,让我真切的实在的感受韩茹珍的存在,感受她的存在让我多么幸福。黄始木收紧了衣服,韩茹珍发出一阵轻笑。


          “笑什么呢?”“恩~没什么。”谁说斩男色和连衣裙没有用,30多年的铁树还是被我折断了嘛。韩茹珍将手轻轻地放在黄始木腰侧。


         “新年快乐,始木”“新年快乐。”


            今年大概会是个好年,不,一定是个好年。黄始木微微抬头,看着天鹅绒一样飘下来的雪花。那些话,那些还没能说出来却早已氤氲在心里的话,接下来的一年,每一年,我会慢慢对你说出来的。


            我爱你。












这是我第一次写同人文,没有经验。。。。觉得不好请不要告诉我,就略过吧233这是从LOFTER上另外一位写文的亲那里得到的灵感,因为她写了圣诞节,所以我顺着就往下了。所以不要因为内容背景是冬天觉得奇怪哈哈哈。黄检很多感情其实都懂,他真正的不懂的是怎么表达这些感情。他和汝珍太可爱了。我已经开始想念他们了。